大家都告诉他台湾电影没希望,回日本比较好。但他说:「我要当第

2020-06-29 373 views

大家都告诉他台湾电影没希望,回日本比较好。但他说:「我要当第

我十九岁的时候和女朋友同居过,后来觉得情侣不要同居比较好。但是,这次我跟女朋友很快就同居了。我们找了个顶楼加盖的套房〈来台湾后,住的第三间顶楼加盖〉。房间里只有一张床。其实年轻又刚在一起的情侣需要的是一张床。我们两个超穷,但非常享受生活,感情很快就稳定了。

那时候,义大利餐厅的同事找我去新餐厅工作,之前的义大利厨师準备开新的义大利餐厅,她说我可以在厨房工作。我二话不说就马上答应,但条件是每天都要上班。我五点在板桥下课,五点半飙车到东区上班,直到十一点才下班,回家要写功课,睡前还要看电影。

虽然很累,但生活非常充实。系上可以借录影带,我借的几乎都是艺术片。那时候我喜欢的导演是吉姆.贾木许、文.温德斯、拉斯.冯.提尔、费里尼、黑泽明等等。其实我在日本只看过后期的黑泽明电影。那时候的印象是无聊的片。但是我上课时,第一次看到《罗生门》真的吓到尿失禁!太厉害了!那时候我喜欢艺术电影,最喜欢的是,又艺术又娱乐的电影,但对于自己想拍的片还没有具体的想法。

当时我的口头禅是:「我要在台湾拍电影,我要当国片的导演。」大家不以为意地对我说:「台湾电影没希望,回日本念比较好。」其实在一九九九年那时候,国片一年生产量只有十部以下。我跟大家说:「我要拍电影后,赚大钱买房子。」听完大家大笑,现在回头想,觉得我真的满好笑呢。

学电影?到底学什幺?前面两年要学理论、技术、历史、剧本等等。除了电影系的课之外,国文、英文、体育课都要学。但一直都没有实际拍电影的机会。

导演课上学期学拍照,其实我根本没用过单眼相机。跟朋友借了一台测光表坏掉的单眼相机。拍的时候不确定拍得好不好?因为测光表坏了,所以凭感觉拍照。因为测光不準,焦点也模糊,常常拍到粒子粗粗、糊糊的照片。虽然没有人欣赏,但我很喜欢用一张照片说故事的感觉。

我们一年级要学的电影摄影机是古董16mmBolex。学了一年后,拍三分钟的无声电影。一个班四十个人,分成八组。我的班底是转学来的学长们,都是放牛班的五个人。电影系毕业后,继续拍戏的人大概只有百分之十五。这五个人目前都还在拍戏。其中一个是《阿嬷的梦中情人》另外一个导演萧力修。我那时候,除了导演之外不想做别的,非当导演不可。五个人评比剧本之后,决定拍我的剧本《欧巴桑》,终于可以拍戏。我的电影梦开始了!但问题来了。我根本不知道怎幺拍戏。感觉是看过很多A片,但是都有马赛克,所以不知道重要的地方长什幺样子?学生片的导演什幺都要做,导演兼副导兼选角兼製片兼杂务。我有构想,但不知道怎幺呈现。

《欧巴桑》的故事是,拍欧巴桑一天的生活。就这样!只有一个主角,就是欧巴桑。这样好看吗?我那时候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年轻人。我非常有自信能够拍得好。不过上课、上班、準备拍戏。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得了一种莫名的病。晚上睡觉的时候发高烧,进急诊室好几次,每次看了医生就没事。拍摄期间前后都是这样。

拍摄两天,我的灵魂完全燃烧了。虽然没有拍得很专业,像我的照片一样粗糙,但是我拍完很有成就感。我感觉到拍电影是团体力量,让我想起打棒球时,一个人的力量不大,但团结起来力量很大。不过我拍完后几天又发高烧住院了。医生说要住院检查看看。

第一次住院,有点不安却又安心,因为我终于可以休息了。我不想跷课,又不想请假不上班,因此我的身体搞坏了。住院第一天再也没发烧,但也找不出生病的原因,医生说可能过劳。我体重降到六十七公斤〈现在我胖到九十六公斤〉。之后我就会考虑到体力,不再勉强自己,因此开始跷课。

我的第一部电影《欧巴桑》本来是无声片,后来加音效。16mm底片转数位。我们的《欧巴桑》入围了不少小影展,得了两个奖,拿到奖金后和大家一起吃饭。那时候下定决心,我要走这条电影的路。我要当第一个拍国片的日本人。刚上大学时,只是对电影好奇而已。来台湾第三年,我终于找到新梦想,就是拍电影!


图说:白天上课,晚上在义大利餐厅的厨房打工,生活很充实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